我喜歡吃辣,所以看到市場上賣的色彩繽紛、千奇百怪的各種辣椒都會很動心,其中我最喜歡的是下面這種淡綠色的大辣椒,它雖然個頭大又是綠色的,但可不是甜青椒,非常嗆辣,但也非常香,直接炒或做辣椒鑲肉都很過癮。






(這位菜販非常藝術,一直提醒我不要忘了拿幾根紅的配色。紅的味道沒那麼嗆,我比較喜歡綠的)
 
 
當然過癮是愛吃辣的人說的話,怕辣的人應該會說恐怖──有一次我妹妹的兩個學生來用餐,一個是有名的怕吃青椒,另一個故意夾起一根辣椒鑲肉,得意洋洋地對她示威:「好香喔!」可是才咬了一口,立刻慘叫著逃到浴室,樂的怕青椒的那位拍桌大笑。
 
又是題外話(常寫錯別字的周老師的每日一字?):常看到有食譜把辣椒鑲肉寫成「辣椒釀肉」,還有把干貝塞在大黃瓜圈裡這道名菜叫做金鑲玉環,也常被寫成「金釀玉環」。鑲是鑲嵌之意,釀是釀造之意,完全不同,應該不難分辨。
 
 
 
辣椒鑲肉 成品約1斤
 
材料:
絞肉(前腿或梅花)…240克
醬油……………………2大匙
糖………………………半大匙
 
綠辣椒……400克(約16根)
 
沙拉油……………………少許
 
做法:
1) 絞肉冰涼,加調味料用筷子攪拌,肉會變黏而且好像出絲似的,這樣肉餡才會凝結而不散。
2) 把綠辣椒頭尾切掉,搓搓椒身,讓瓤與椒身分離。









 
3) 用筷子把瓤夾出來。如果還有籽,可以用水沖掉。









 
4) 用筷子把肉餡塞入。
5) 平底鍋加一點沙拉油,把辣椒排入。

 
6) 蓋上鍋蓋,用中小火煎5分鐘,直到底面焦黃。
7) 翻面,蓋上鍋蓋,再用中小火煎5分鐘即可排盤上桌。特別大的可以留在鍋裡繼續再煎1~2分鐘。

     
註:
如果喜歡吃脆的辣椒,煎的時間可縮短,只要煎到肉熟即可。不把辣椒尾端切掉也可以,做法完全相同。

 
辣椒鑲肉的做法非常簡單,而且可以帶飯盒,也不怕冷藏或回鍋。肉餡可以加入荸薺、香菇、花枝等,或把切下的辣椒尾切碎加入肉餡裡。
 
因為我這次買的綠辣椒不太大,所以肉餡只用了辣椒的6成;如果辣椒很大,肉餡可能要與辣椒等重才夠。
 
每種醬油的鹹度不同,每個人的口味也不同,所以翻面後可以嚐嚐味道,如果覺得太淡,就在辣椒上撒少許鹽再煎。這畢竟是下飯的菜,口味太淡也不好。
 
怕辣的人可以用甜椒代替辣椒,各種顏色的甜椒均可。把小一點的甜椒切半或切三等份,填肉餡,抹平,先煎椒面再煎肉面。
 
 
 
 
 
 
 
 
 
 

周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禁止留言
  • tkpcblog
  • 搭點紅的拍起來真美~
    好下飯的辣椒鑲肉
  • wjleee
  • 辣椒釀肉 has been used incorrectly for 辣椒鑲肉. The frustration was when I used the correct word, people thought I was wrong and corrected me! It made me so different if I insisted, so I just had to use the wrong word even if I knew it's wrong!
  • julie960511
  • 周老師︰
    啊哈!這又是我母親以前最愛吃、最常做的我們家的名菜之一!她叫它「虎皮椒鑲肉」,不知道是因為煎好後辣椒皮上一段段的黑紋像老虎皮呢;還是在形容這種辣椒很辣,像老虎會咬人似的。有時候她懶得塞肉了,就這麼把去了籽的綠辣椒乾煎一下,起鍋前噴點醬油就下飯吃,那就單叫「虎皮辣椒」了。這種鄉土的俗名現在想起來也挺有趣。

    本來我都死心了,根本不敢奢望能在澳洲買到這種綠辣椒,因為記得連在台灣都不是經常能碰到的。不料今天去一個郊區的好像我們農產品展示中心那樣的一個賣場,哇,竟然看到滿滿一箱新開封的這種綠辣椒,好像才剛採下來,辣椒蒂上都還是溼潤潤的,一股生生的青味兒衝鼻而來。雖然它的顏色比台灣的淡,像我們的牛奶芭樂那樣的白綠色,但已經足夠讓我如獲至寶了!我一個人大概買了它四分之一箱(不過那箱子不大啦,可見這種產品不多),因為每一根都脆脆嫩嫩的實在太漂亮了!買回來立刻就做,中午我們就大吃起來了。連煎完它的肉汁我都不嫌油,拿來拌麵條,香得不得了。

    不過有兩個小問題想請教您︰
    一、我是沒去掉辣椒尾就煎的,因為小時候家裡吃的就是這樣的,後來在館子裡看到的才是像您這樣,去了尾,切得整整齊齊的。想請教您,怎樣可以把肉塞到尾端尖尖裡面都飽滿?我記得我母親做的就這麼細緻,每一根都滿滿壯壯的,我的呢,就粗枝大葉的塞不到底。雖然也還是好吃啦,因為連不塞肉乾煎都是好吃的嘛,只是想知道有沒有什麼訣竅可以把肉塞滿?

    二、煎熟了以後好像肉會縮緊,以致於辣椒頭上也空了一小段沒有肉了,有辦法避免嗎?會不會是因為我拌肉時加了一些水。我是用(又是我母親的)做獅子頭的理論,調肉丸子時都要打水,讓肉嫩一些。下鍋煎以後,水會有一點點流出來,在鍋底成了肉汁(所以那油汁才那麼香得可以拌麵)是這樣才導致辣椒頭部沒有肉了嗎?可是不打水如何防止肉太老硬呢?
    還有,我是用牛絞肉做的,在澳洲牛肉比豬肉好買得多,我冰箱裡本來就剩了一點牛絞肉,就沒特別去買豬絞肉。這是原因嗎?

    又,做這道菜讓我又想念起以前我們家還有一道這種家常小菜,叫做衝菜,(衝字在這裡讀四聲,衝鼻子的意思),是用大葉子芥菜炒出來的,炒完立刻用兩片那個大葉子包起來按緊。做成以後比沾生魚片吃的那些芥末還要衝鼻。您知道怎麼做嗎?炒的時候放不放油啊?還有常聽人說做出來的不衝,我以前在館子裡吃過的也是完全不衝,可是我母親以前做的可從沒聽說失敗過,都是讓我們吃一小口就拼命哈鼻子的。您知道訣竅在哪?

    因為看您會做這麼多道地的川菜,或內陸菜,因此冒昧來請問您。台灣今年聽說特別冷,冷天的芥菜最好了。我的兄姐親戚們都還在台灣,您若寫了衝菜食譜,他們不知會有多樂呢。不過這當然不急啦,您千萬別記掛太多。

    我們身處這異鄉異地,本來偶然有那麼一點點為賦新詞強說愁的,現在被您這些食譜一解再解,我們的鄉愁現在都煙消雲散啦,哇哈哈,多麼地喜樂年年!



  • julie960511
  • 回應您關於蒜苗和大蒜之誤,
    前不久在我們這兒的一家中國店看到竟然有蒜薹賣,好高興說了一句︰「啊,有蒜薹!」那位來自星馬的老闆也是在後面大聲糾正我︰「那是蒜苗!」還用英文加一句︰「Garlic stem!」我也是只能笑笑。偏巧不巧後來我又看到他店裡也有一點蒜苗擺著賣,便問他︰「那這個你們叫什麼?」他跟旁邊的顧客都笑著說︰「大蒜啊」,一副“連這個妳都不認得”的表情。

    現在看到您這兒說有人認為抽花的,也就是我們把那花兒底下的莖稱為蒜薹的,是蒜苗,這樣說來,大概真的許多人是這樣認知的?所以他們大概認為大蒜和蒜頭是不一樣的。
  • Gin
  • 老師,我今天試做了一次,原以為會很辣,不知是否因去了瓤所以不會辣 哩~ (合我的口味),充滿了椒香味,很讚唷! 謝您的分享~

    http://tw.myblog.yahoo.com/jw!s.M6mu2VGRkzzuFxR.E-/article?mid=453

  • 它不讓我看照片!
    不過我相信您一定做的很可口;
    這陣子吃太多餅乾了,被您一提,突然也好想吃辣椒鑲肉呢~~

    周老師 於 2011/10/31 00:53 回覆

  • douzimao
  • 真可爱啊,明天我就照方做一些,很像在伊斯坦堡吃的土耳其菜哦。
  • 希望您做的很滿意!

    周老師 於 2012/07/11 16: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