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不敢確定什麼是家政課必需學的事,如果一百年前有家政課,說不定得教殺雞。

 

有一位女作家有篇文章,說她婚後第一次到鄉下夫家過年,很努力的想幫婆婆做事,婆婆問她會不會殺雞,她咬牙說會,結果殺得那隻雞帶傷逃竄,驚動了全家人和左鄰右舍都來追,到處都是羽毛和血跡。後來她還想幫婆婆,婆婆害怕的拒絕:「不要不要,驚死人!」

 

我看到這裡,笑到眼淚都掉下來,又可憐那隻雞,我猜它一定在哀嚎:「拜託給我個痛快!」

 

因為家政是生活教育,內容當然得配合當代當地的生活,還要加上前瞻性,所以現在不教殺雞了,卻還是要教更實用的食、衣、住的知識技能。

 

但為什麼那些專家認為學生可以不學食衣住?哪一個人可以不懂食衣住呢?

 

或許他們的想法來自台灣最偏差的主流價值觀念:「只要有錢,什麼都可以買得到,何必要懂?」

 

所以我們未來的「願景」是每個人都當醫生、律師、三C科技新貴、各種明星(據說這些才賺錢),其它工作都請外勞,需要的物資食物都進口,穿外國人的設計吃外國人的口味……

 

幸好這是不可能的,幸好大家不會都服從這些嘴裡宣傳多元化實則反對多元化的教改專家,要不然我不知道這樣的社會有什麼希望?

 

事實擺在眼前,社會越進步,價值觀和生活方式越趨多元化,錢不是評量一切的標準;你很會賺錢,一個九十元的馬卡龍要吃多少可以買多少,我不太會賺錢,但我會做馬卡龍,也是要吃多少有多少,我吃的還比你吃的安全衛生呢。

 

有人開大酒廠,雇用大批專家生產最好的酒,但也有人在自家院子裡種被蟲咬的醜醜的葡萄,釀完全沒添加物的酒,氣候配合時比大廠的酒更香醇。

 

有人辛苦工作賺錢買名牌包,有人自己釘釘縫縫做包包,一樣揹的高興,說不定還在家門口擺個攤位賣起來,不用看老闆臉色,自得其樂過日子。

 

如果世界只剩大酒廠的酒、名牌的包包,我們會變的更富足還是淪於真正的貧窮?

 

所以學校教育必需是多元化的,讓學生什麼都見識過,開啟無數的窗通往未來之路。我相信一定有很多學生未來要從事食衣住方面的工作,為什麼不應該從國中就開始學呢?就算不從事這些工作,學了對生活也有幫助,如果能從學習的過程裡培養負責、細心、愛乾淨,做事有計畫等優點,就更有意義了。

 

有一年我教國二同學縫紉,大家開始縫以後,一個女同學皺著眉頭很為難的看著我,好久才鼓起勇氣發問:「老師,我的線不會跟過來……」

 

「跟過來?」

 

我不解的走過去,只見她拿著空針戳著布,針上沒有線,線躺在一邊。

 

我心想你在搞笑嗎?但還是耐心問:「你的線沒穿在針上,難道它會自己鑽進布料裡?」

 

「穿在針上?……怎麼穿?綁上去嗎?」

 

我沈默片刻:「針後面有洞,把線穿過去。」

 

她拿起針對著日光燈仔細看,突然驚喜地喊:「真的有洞耶!」

 

全班本來都傻傻的看著我和她對話,這下可忍不住了,爆出一陣又一陣的拍桌狂笑聲。

 

她臉都脹紅了!我想她一定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從沒被這麼嘲笑過,所以覺得很難堪。

 

我忍笑制止同學:「安靜,這有什麼好笑的。」然後從頭教她穿針引線和打結。

 

後來她做出了非常棒的成品,棒到她的家長懷疑是我幫她做的,他們在母姊會上見到我,說:「真不敢相信我女兒會做出這麼漂亮的東西!她連針也沒看過耶。」

 

我相信她將來一定會很成功,因為她不服輸、肯學肯做。

 

也有很多學生是不肯學的,有一次同樣是一個國二女生,我指定她打蛋(只是把蛋打進盆子裡,沒有要分蛋白蛋黃什麼的),她卻叫別人做。

 

我再次警告:「老師說輪誰做什麼就誰做,不准幫別人,因為我要確定你們每次分配到的工作都不同,才能每個步驟都學到。」

 

她還是不做,最後還掉眼淚:「我不會!」

 

我實在是氣壞了,真不懂什麼叫做不會打蛋──雖然學生打蛋常會弄得一塌糊塗,蛋汁在盆外蛋殼在盆裡,但肯做就會進步,總不能永遠留在原地,實在太誇張了,我不知道她將來要怎麼面對人生?(當然她成長後可能會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我期待)

 

新聞曾報導過有個大學女生和我這學生一樣不願嘗試不願做,這有個時髦稱呼叫做「公主病」,吃麵時要同學先幫她拌,因為「她不會拌麵,從小到大都要別人幫忙」。

 

有個新手家政老師問我:「學生怎麼會笨到這種程度?我跟他們說這粉糊很稠,用一雙筷子力量不夠,得用兩雙筷子;結果,他們不是一個人拿著兩雙筷子攪拌,而是四個人各拿一隻筷子同時伸進盆子裡攪拌!」

 

看她苦惱的不得了,我哈哈大笑,安慰她:「這沒什麼,學生真的很不會做事,至少他們肯做,總比連打蛋、拌麵都說不會的好。」

 

四個人各拿一隻筷子伸進盆裡攪拌算什麼,最可怕的是只要有一個學生在切菜,其他人會伸手過來幫他按住菜!所以我每次讓他們切菜前都要先嚴格訓話:「不准伸手去幫切菜的人!聽清楚,輪到誰切就誰切,其他同學不准靠近砧板!」

 

就這樣,在我的烹飪教室裡你會聽到我不斷的喊不准這樣不准那樣,如果錄音下來保證連我自己都會聽到煩,但也沒辦法,我倒想看看有誰能用「愛的教育」教好國中烹飪課。

 

討厭的老師當久了,人真的會累,有時就想放棄。不知道這位新手家政老師去接替的那位老師是不是就放棄了,這位新手老師告訴我,那間烹飪教室地上像黏滿口香糖那樣黑黑黏黏的,所有抹布都是發霉的,冰箱裡面還有東西會動!

 

沒有人願意當壞人的社會就是如此囉!大家都做好人最輕鬆了。政客做好人讓每個學生都沒有壓力,家長做好人不勉強孩子做家事,老師做好人不管理教室,最後這個國家就會變成一個超大垃圾屋了!

 

 

 

 

 

 

 

 

 

 

全站熱搜

周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