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到教學的趣事,難免也會聯想到一些讓人難過的事,最難過的就是想到我們整個教育政策的偏頗。

 

主導我們教改政策的一位校長有些名言:「只要是女人都會教家政」、「我從沒學過家政還不是很好。」所以當然,他們就盡力打壓減少家政課,能取消更好。

 

在一次教科書評選會裡我向某出版社抱怨:

「你們的書裡家政部份怎麼這麼空虛幼稚啊?什麼『我的家庭真幸福』、『適應國中新生活』……八股到學生一聽就睡死。每年買了教科書我們幾乎都用不上,哪像還沒『改革』前的家政教科書有趣又實用,很多學生說畢業了都捨不得丟。」

 

業務滿臉無奈的回答我:

「老師,您說的是真的,我們也知道,但是我們寫的好好的書送上去審查,有趣又實用的部份都會被刪,上面還說『這些東西學生上網查就有了』咧。」

 

我常覺得我們的教育是把持在政客手裡,不是在教育家手裡。政客的特色不是尊重民意,而是媚俗。有智慧的民意是「五育均衡發展」、「重視生活教育」;但多數人的私心卻是「我的孩子一定要上大學」、「和上大學無關的科目就不用花時間了」。

 

於是,每個孩子都要上大學,和上大學無關的東西不用學,這就是現在的教育現況,在教改後比教改前更嚴重,對社會造成嚴重的負面影響,對國家的未來造來難以彌補的損傷。

 

但是主事者會反省嗎?幹嘛反省?大家都得到好處了啊!家長不用擔心孩子上不了大學,學生不想讀書也不用擔心得去辛苦工作,「歸國學人」們有「教授」可以當,地方政府顏面有光,「本鄉才十萬人口也有兩所大學耶!水準多高啊。」

 

至於讓大部份年輕人在校園裡浪費青春學不到一技之長,至於就業結構中需要多數人從事的工作沒人要做或會做,有什麼關係?反正這些都是未來的事,又不影響我現在的選票。

 

但真正有智慧的家長還是很多啊。記得看過一篇文章,作者聽到兒子回家抱怨在學校要掃廁所,他反問兒子:「你不該掃不然誰該掃?人類是唯一會處理自己排洩物的生物,這在文明社會是很重要的工作。」

 

這人值得尊敬--事實上,如果問我什麼是有史以來最重要的發明,我會說是現代化廁所和衛生下水道系統,如果沒有這些我不知道怎麼活,發明、建造、維護這些的人,是真正的英雄。

 

家政課學做菜縫衣,和打掃廁所一樣重要,更不只是「女人的事」(是又怎樣?),但在我們的教育主導者心目中同樣是低賤的事,學這些對女性追求平等絕對有負面影響。

 

~~~~~~~~~~~~~~~~~~~~~~~~~~~~~~~~~~

 

說好不要把氣氛弄得太嚴肅的,但又忍不住大放厥詞,因為我太愛我們的國家和社會啊!

 

還是回到笑話上比較輕鬆。

 

烹飪教室非常難管理。很多班的家政課不是家政老師教的,而是配課給其他科老師,每當這些老師來借用烹飪教室時我們都會面露難色,支支吾吾的推搪。

 

多年前有一位英文老師來找我:「周老師,我想借烹飪教室給學生煮綠豆湯,他們三年都被我教家政,從來沒有進過烹飪教室,好可憐……」「我一定會照你們的規定收拾好,而且只煮綠豆湯,我也會從頭到尾看著學生。」

 

她很誠懇,又願意惹這麻煩只為了給學生不同的學習經驗,而且是家政課的正用,我實在無法拒絕,就把鑰匙交給她。

 

當天下午一點多我去看了一下,學生很高興也很乖,應該沒什麼問題。但四點多我從那裡經過,已經沒有學生了,只剩她自己在拖地!

 

我進去,發現教室和用具都非常乾淨整齊,連聲誇她:「你們班好棒啊!下次歡迎再借用。」

 

她沒什麼表情的說:「不用了,謝謝你。」

 

我不知所以,後來別的老師告訴我,她從十二點一直忙到四點,學生上兩節課她累了四節課。

 

我知道沒經驗的人教烹飪課會是什麼慘況,但別人如果遇到了,會把問題留給我們家政老師,例如我看過據說洗好的幾個盆子疊在一起,分開來每個裡面都有水和肉屑菜屑;也看過把烤盤、隔熱手套、油膩的烤盤紙、餅乾碎渣一起留在烤箱裡,便揚然下課而去的班級。

 

但這位老師不但很實際的只教學生煮綠豆湯,又花費自己的時間整理教室,我真的太感謝她了。

 

過了幾天該我上烹飪課,我的學生一開始工作就喊:「老師,水槽好像塞住了!」我走過去打開水槽濾網蓋,看到濾網裡塞得滿滿的綠豆芽!

 

學生好高興,我也很高興,沒想到能看到這種奇觀,每一組水槽裡都塞著新鮮的綠豆芽,合在一起可以炒一大盤呢。

 

原來那位老師每個地方都再三檢查,但沒有打開水槽濾網看看,學生洗綠豆掉了不少,都留在濾網裡,環境又溼又暗,就發芽了。

 

水槽濾網是我平常一定會檢查的地方,因為曾有人借用烹飪教室後濾網裡留下肉渣,等我打開來已經長蛆了!氣的我半死。這次她整理得那麼乾淨,又只是煮綠豆湯,我就忽略了。還好綠豆芽是非常可愛的東西,可惜把它們養大的水不知乾不乾淨,所以我不准學生吃,都丟掉了。

 

 

有一次某人聽到這些事時批評我:「你們為什麼不叫學生整理乾淨?幹嘛自己整理?你們的管理方法有問題。」

 

當下我就想,你一定沒有真正「管理」過。老師當然應該叫學生整理乾淨,但學生的乾淨和真正的乾淨差很多,你就是得手把手地去教他,還要他肯學,他下節課到了還做不完,你就得自己做。

 

這位仁兄有個小公司,管理的是成年員工,但說真的我不相信成年人就個個都能「叫他整理乾淨就整理乾淨」,更不相信公司是那麼好經營的,果然沒幾年那公司就倒了──這是閒話。

 

只要管理過人的,都該知道那是多難的事,若能指揮員工如同「心之使臂」,絕對是大政治家大企業家,我們一般人的「臂」都是不聽使喚的。

 

因為我們是人,不是機器,別人叫我們做什麼,我們常都不專心聽,聽了也不見得了解,會錯意的機會比較大;就算了解,願不願意配合是個問題,通常陽奉陰違的比較多。

 

我的學妹有一次教學生做咖哩飯,她分配好工作後,特別把各組負責煮白飯的學生叫到電鍋前:「這是電鍋,如果你們家裡用的是電子鍋,你可能不知道這個外鍋要放水,所以……」

 

她示範後就去看其他同學做事,讓這幾位開始洗米煮飯。

 

等大家做好咖哩,教室裡香的不得了,同學都饑腸轆轆,迫不及待地打開電鍋,有一組大叫:「我們的怎麼還是生米?」

 

她趕快來檢查:「你沒插電嗎?有啊……你沒按下去嗎?有啊……你外鍋沒放水!老師一直跟你們說……」

 

那個學生非常委屈地指著電鍋旁的一杯水說:「我有放水啊!」

 

 

於是這一組那天就只好「要飯」了,別組同學一直拿這件事嘲笑他們,我想這應該是這班同學未來幾十年同學會上必提的笑話吧。

 

 

 

 

 

 

 

 

 

 

全站熱搜

周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