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一日開始逛東京,氣候相當舒適,雖然中午在太陽下走會有點熱,打個傘就好了,其它時間地點都很涼爽,而且看起來綠化做的相當好。

 

要說台北綠化做的不好,其實也冤枉,很多城市的夏天至少夜裡是涼的,台北卻是24小時都悶熱,什麼植物都沒精神了,所以每年的六月七月八月,我不逛花市不買盆花,任憑小花園陷入寂寞蕭條。

 

東京路邊到處是繡球花,我記得日本叫做紫陽花,品種和台灣的一樣,會隨著土壤的酸鹹性而呈粉紅、紫色、藍色,非常美麗。

 

但是張老師帶著我逛到東京橋附近,在一家花店外看到這盆我嚮往已久的特別的白繡球。去年在一本介紹紐約的屋頂花園的書上,第一次看到她,我本來就超愛白繡球,她與眾不同的寶塔似的花姿,更令我深深為之著迷。

1特殊白繡球 

 

她是種在花盆裡的,所以不是進口的切花,但不知是在日本栽培,或是進口的種苗?因為我們從頭到尾也只看到這一次而已,所以我猜她是進口的種苗。

 

從花店再走一點路,就到了某美術館外的小花園,被幾棟漂亮的建築物圍繞著,大人小孩都來閒逛嬉戲。我非常喜歡這裡,真是既有自然美景又有都市便利的居住環境。

2夢想家 

 

在小花園一隅,我看到一叢玉簪花,好個驚喜!

3玉簪花 

4玉簪花 

 

高雅的玉簪花原產於中國、日本,後來大受歐洲人喜愛,培育出更多品種。我在「海格羅夫-王子莊園」影片裡看到英國查爾斯王子也很愛玉簪花,園裡的玉簪一抽芽,他就慎重的提醒總管要架圍欄,免得被免子啃光了。

 

幸好東京沒有野免子,所以到處都有玉簪花淡雅優美的身影,去日本玩的朋友千萬別錯過,在台北可是看不到這位怕熱的古妝仕女呢。

 

隔天我們逛到皇居去,當然只在外圍。這裡遍植松樹,地上的螞蟻好大個兒,讓我想到張潮的「幽夢影」裡說的「五恨松多大蟻」,真是一點也沒錯。但是在松下石椅上坐著,微風吹來,涼爽極了,我遊目四顧,看到遠方草地上長著這位老朋友:

5皇居綬草 

 

這是綬草,是一種蘭花,我服務的學校大門草地上有一株,每年春天抽出花莖我才找得到它,因為是蘭花,和一般野草花的朝開暮落不同,足足能開上兩三個月,我拍了它幾年,但退休前的那個春天就沒看到了,不知是否還健在。

 

很多蘭花因為必需和特殊細菌共生,所以栽培不易,我想綬草也是如此,不然它開花期長,花序別緻又美麗,可以培育成很有商業價值的園藝花卉,為何沒人動這腦筋?

 

除了花卉以外,日本還有各種可愛的水果,不過我吃過幾種以後,愕然發現它們是外表勝於內在,雖然賣相可人,味道實在不怎麼樣,連應該甜死人的黃櫻桃都可以不甜。

 

台灣畢竟還是水果王國,回來以後我天天大吃便宜又美味的西瓜鳳梨,吃到肚子痛。

 

但是我們有碰到日本的水蜜桃旺季,這些水蜜桃就太棒了,一個不到台幣一百元的就大到不像話,又甜又多汁,美味極了,真想拖它一車回來,可惜不行。抱歉我這張照片拍的太醜了,但這是我們唯一的水蜜桃照片,其它時間完全只顧吃。

6輕井澤的水蜜桃 

 

在輕井澤還買到特大無花果,有我種的四倍大(誰跟你比?),也很好吃,不過還有點生味。無花果的採摘期很難拿捏,早一天太生,晚一天可能就爛了,所以果農幾乎都過早摘取;為了拍食譜我曾在網上訂過一次冷凍無花果,實在早摘的太過頭,綠綠生生的,別說吃了,連拍照都不好看。

7輕井澤的無花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老師 的頭像
周老師

周老師的美食教室

周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