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家政,比起教其它科目,真的有趣多了,至少不必為了應付考試而流於刻板化。

 

我總是什麼都想嘗試,所以教學的內容也不斷變化,甚至為學生創作特別的食譜和手藝課程,例如拐杖糖餅乾、包考中等等。

 

大部份學生也很喜歡上烹飪課,不過台北市的小朋友是舉世聞名的生活白痴(這不能怪誰,是環境使然,我自己也有責任),所以上烹飪課會鬧出超級精采的笑話,在這裡分享一些給大家──開心一下,別太嚴肅囉!

 

我記得的第一個烹飪笑話,是大學參加社團露營時發生的:當時大家都吃飽了烤肉晚餐,我悠閒地坐在樹下看星星,幾個同學開始煮紅豆湯。突然我聽到一個男生說:「水滾了,可以加糖了!」

 

我翻身起來喊:「等等!」但已經來不及了,他已經把糖加進紅豆湯裡。

 

當然那鍋紅豆就一直煮不爛,我們等啊等,實在等累了只好去睡覺。有個很想喝紅豆湯的同學試著盛一碗嚐嚐,我聽到她吃一口就「呸」的一聲,一碗呸掉半碗。

 

但大學生鬧的笑話還不夠精采,沒多久我就見識到國中生的厲害,那是我們到師大附中去「教學參觀」時發生的──教學參觀是大四的必修課程,目的當然是要我們在正式當老師之前先了解中學教學。

 

有一位學姊在師大附中教家政,她非常優秀,教學超認真,那天為我們示範家政教學裡最頭痛的烹飪課,教學主題是蔥油餅。

 

她告訴我們各種烹飪教學該注意的事項,分括事前準備、分組、示範、清潔管理、評分等等,真的考慮得很周詳。

 

上課鐘響了,學生一一進來,她很有效率地示範後就讓學生開始動手,我們則在教室邊緣觀察,盡量不要妨礙學生工作。

 

我走到某一桌,看到一個小男生把麵粉倒在一大張報紙上,再倒水在上面,開始和麵。想當然耳,麵粉、水和報紙在他的搓揉下開始變成一團灰色的爛泥,滲出灰色的水份,不斷從桌邊滴下去。

 

我睜大眼睛,完全不明白我所看到的。

 

今天的主題不是蔥油餅嗎?為何他在揉紙漿?

 

我腦子裡一團亂,不知該不該去問學姊這是怎麼回事。

 

學姊一桌一桌的巡視檢查,終於到了這桌,她吃驚地問:「你在做什麼?」

 

小男生回答:「揉麵啊。」

 

學姊:「為什麼墊報紙?」

 

小男生:「因為桌子不乾淨。」

 

學姊深呼吸好幾秒鐘才能開得了口,聲音有點發抖地說:「都丟掉……丟掉……」

 

教書多年後我已經不覺得奇怪了,小孩子真的搞不懂「不乾淨」的定義,用手揉麵團或在桌上揉麵團他們覺得不乾淨,可是拿髒抹布擦飯碗,或者 用 報 紙 墊 在 桌 上 揉 麵 團,這樣他們就覺得乾淨了。

 

還有,乖巧的學生會聽從老師的指示做清潔工作,但他們的洗淨技巧相當驚人,例如一個班級能夠用掉一整瓶沙拉脫卻洗不乾淨任何一條抹布,洗好拿起來還會掉菜屑,而且也不扭乾不攤平,就揉成一整團放在流理台上讓它滴水。

 

所以我每次上完課讓學生離開後,一定要再獨自巡視一遍,不然萬一沒看到那條抹布,第二天就會發出臭味。

 

但是太過強調洗抹布的重要性也會引起反效果,例如曾有一個認真的班級,他們把抹布洗好後像折豆腐乾一樣的折成方正的不得了的小方塊,一一排列在流理台上,簡直像等著我去閱兵。

 

「不用折起來啦!喔!抹布洗好扭乾掛起來,讓它盡快乾才不會發臭……」

 

相信嗎?本人的主要教學內容就是教洗抹布,多年來都如此──所以我面對這裡再三重覆或太過簡單的問題挺有耐性的,讓一些讀友都忍不住要留私密留言給我替我抱不平,因為她們都看煩了。

 

這個認真折抹布的班級也因為太認真而鬧過經典笑話「洗麵」。在一次煮麵的課程上,真的有人把生麵條在下鍋前拿去洗,我遲了萬分之一秒來不及阻止他,那團麵條就全黏在一起了,煮後一半糊爛一半夾生。

 

同組同學都吃的很生氣,質問他為什麼要洗麵條?他很委屈的回答:「那煮飯不是要先洗米嗎?……」

 

不過,說到洗米,最精采的笑話不是我的學生鬧的,而是一位同事的寶貝兒子──他還是個醫科的高材生呢,有一天他媽媽身體不太舒服,就叫他:「麻煩你先把米洗一洗,媽媽休息一會兒再去炒菜。」

 

這年青人很乖的走進廚房,不一會兒探出頭來問:「媽,洗米要不要用沙拉脫?」

 

我同事大驚失色,病馬上好了,站起來喊:「不用了,不用了,媽媽自己洗!」

 

 

 

 

 

 

 

 

 

 

全站熱搜

周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3) 人氣()